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吳鈞洋 | 24th May 2009, 20:54 | 術數預測 | (715 Reads)

吳鈞洋師傅網站   www.ngkwunyeung.com.hk

    據報道5月某天,謝霆鋒攜新專輯《最後》現身深圳明思克航母,舉行新專輯亞洲發佈會。父親謝賢親自到場支持,父子首次同台,讓謝霆鋒感動不已。

 

    酷酷的謝霆鋒這次依然派頭十足,乘直升飛機盤旋空中,最終降落至航母甲板。走下機艙的謝霆鋒,一副“黑超”墨鏡,一身空軍飛行裝,十幾個保鏢跟隨,造型直逼經典電影《壯志淩雲》湯姆·克魯斯,引來大批“粉絲”尖叫。英皇娛樂公司為此海陸空一體化的記者會豪擲百萬,“美女經紀人”霍汶希以及高層吳雨均到場造勢。

 

    是日,謝賢也蒞臨發佈會現場,為兒子加油打氣,這也是28年來兩人首次同台出現。謝霆鋒感動之餘表示:“自己第一次和父親合作拍攝MV,感受很深。最欣慰的是父親雖然年紀大了但很健康。”之前有傳聞表示,謝霆鋒一直避諱和謝賢同台,是怕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如今他終於可以揚眉吐氣,讓人叫謝賢“謝霆鋒的爸爸”。謝賢昨天還開心表示:“這個兒子沒生錯。”

 

    看了上面報道,內心不禁泛起了一陣想當年的漣漪,屈指一算,我寫「霆鋒八月好運來」這篇文章,2002年5月至今剛好七個年頭。


    這些年來經過風風雨雨、甜酸苦辣歲月的磨練,堅強了人的心志、砥礪了赤子的人格,我們的霆鋒已經脫胎換骨地成長起來了!……

 

 

 (閱讀全文)

吳鈞洋 | 16th May 2009, 18:08 | 術數預測 | (542 Reads)

吳鈞洋師傅網站   www.ngkwunyeung.com.hk

    又到咗「5.12」汶川大地震災難周年紀念日,是日未時廿八分(去年當日肇災時間)、由九五之尊胡錦濤親臨災難現場、率領百官及一眾外國使節出席此「天府災難」悼念儀式(另有一番意思係超渡寃魂)。整個悼念會場面氣氛莊嚴肅穆、簡單中卻異常隆重,猶其是當有頭有面的人物手持素花隨着小號吹奏出之哀樂而逐一輪候献奉的時候,在螢光幕前眼望着倒塌房屋廢墟的背景,當日肝膽俱裂的情境剎那間湧上了腦海而歷歷在目,唉!在哀悼群眾周圍和腳底下面、多少難胞遺體尚七倒八豎地長埋於其間,雖入土而不安……     

    以此紫微帝星臨「天府」、率領百官於三方四正。組合恰似紫微斗數:「紫府、昌曲、會照魁銊、左右」,頓呈天地清明萬象新之大象,古書評為「君臣共慶」之大格局。唯獨想深一層,「紫微與天府」同宮,在玄學徵象大有積極與守成的矛盾存在。 

    事關「紫微」係帝皇之曜、也是開創之星,其乾剛獨斷之威勢,自然而然擁有摧枯拉朽而重新建立之權力,特別係胡溫盛世政權,領導層在執政之後勵精圖治、不遺餘力地致力於強國富民,其成績大家有目共睹。然而「天府 」一星乃屬保守之曜,其地域必帶有濃厚封建色彩、其統治階層十居其九係地方既得利益之官僚。

 (閱讀全文)

吳鈞洋 | 7th May 2009, 17:27 | 術數雜論 | (1033 Reads)

吳鈞洋師傅網站   www.ngkwunyeung.com.hk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以上一首名詞[江城子]是宋代大文豪蘇東波悼念亡妻的作品,相信很多人都熟悉這一首詞,詞中蘇東波對亡妻表達出深情懷念和恆久幽思、將人到中年而喪偶的痛苦心情抒發無遺。

 

    自古以來不論男女,命運若注定婚姻不過半世緣的話此劫數怎樣也逃不過。在古時、中年喪偶確實係人間慘事,現代科學昌明人到中年尚屬青壯不輕易言死、因此劫數多驗於婚姻破裂而離合。同樣屬於婚姻挫折,但有所謂[生不如死],生離比起死別更加令人有刻骨銘心之痛、肝腸寸斷之悲。由於男性天生感情比女性豁達,相對來說適應能力較強、傷感過後頗能樂觀看待問題而隨遇而安。

    以下試以列舉出男命婚姻不美的例子以供讀者研究:

 (閱讀全文)

吳鈞洋 | 1st May 2009, 12:36 | 術數預測 | (404 Reads)

吳鈞洋師傅網站   www.ngkwunyeung.com.hk

    幾條友煉咗一排氣功之後、個個異口同聲都話有料到,猶其係大難財、話最近食親補品都會流鼻血,着多件衫也會流汗,仲有係近排覺得個黃面婆好似靚咗添……我回道有冇咁誇張呀!但無論如何總要恭喜佢哋,千祈咪「龜公」於我,嘻嘻!

 

    嗰日係星期天,大家和議偉哥提出是晚聚餐的提議、算係清明聯歡兼慶賀「煉出功」之喜(「煉出功」係老而不提出嘅宴會題目)。

 

    如是者晚間去番嗰間靚女招待不少嘅酒樓,各人剛入座坐低櫈都末坐暖,大難財已急不及待地向我揮手欲有所言……「咪猴擒,我知你想問乜,之不過飲杯茶先啦!」老而不微笑着存心吊大難財癮,我接口道:「你係咪想問墨西哥點解咁黑嘛?」,除了大難財點頭外,其他人均眼定定地望着我想知答案。「嘿嘿!有名畀你叫,墨西哥、即係:黑過墨斗也、阿味哥!」我說道:「話就話今勻啲菌叫做(豬流感),查實係禽流菌之人傳人變種……唉!文曲化忌值年而(豬鼠牛、煞曜南北有排愁)……講唔埋遲下仲會有(牛流感)出現添!」,各人聞後均鴉雀無聲,你都咪話唔面青。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