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吳鈞洋 | 29th Nov 2009, 22:17 | 術數預測 | (726 Reads)

吳鈞洋師傅網站   www.ngkwunyeung.com.hk

    早前美國總統「阿爸阿媽」訪華,國內「特異功能高人」有心安排佢先到中國青龍地上海淨身洗白白以辟除白虎異味,然後至飛北京。(網友、千祈咪誤會咗「淨身」係嗰個XY意思,嗱!謹此信譽保證美國總統身體完整無缺)。同時響「阿爸阿媽」出發前不久,國內更高調咁宣佈米奇老鼠入中華、上海正式扑搥興建迪士尼樂園。消息宣佈之後,國內人好似執倒寶咁開心,特別係上海,股市和樓市……一早已被偷步炒起。我由於唔睇好呢單合作,但又費叉事衰多口,所以側側膊咋諦唔知有此事。

      本來就咁算數,誰知我呢邊封口、卻輪到佢衰多口,邊個衰多口呀?咪「阿爸阿媽」佢囉!好哋哋架,卻發姣發躉話上海人乜鬼「燶好!」,結果真係股暴跌、斷估樓市亦唔挨得幾耐。咁仲未算邪!更有架麥道(MD-11)貨機昨天(28)日早晨在上海浦東機場起飛時,懷疑機尾碰到地面,導致墜機並起火爆炸,機上三名美籍機師死亡……嘩!一語成讖唔慌唔燶好囉!咁嘅情形,我好難再緘默矣!須知道玄學有種時空預測法叫「神兆機動」,每當有大事進行而湊巧又有偉人發表偉論,咁嘅話「神兆機動」一定成立,好似今勻美國總統金口一開、有意無意咒上海「好!」,我認定日後舉凡有美國項目入上海,十居其九衰收尾!

    記得早幾年為「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贈興寫過一篇文章,講講下,興起上嚟摷番刋登上Blog供網友欣賞,謹此也向網友問候一句:「燶……」,啊!差啲又衰臭口,係「您好!」至啱。

 (閱讀全文)

吳鈞洋 | 18th Nov 2009, 00:43 | 兩岸點滴 | (931 Reads)

吳鈞洋師傅網站   www.ngkwunyeung.com.hk

    初到上海嘅美國總統、對上海人第一句問候說話竟然係:「燶好」掉轉嚟講咪即係「好燶」。嘩!乜咁大整蠱呀總統閣下,上海人有咩得罪你呀?佢哋「燶咗」斷估對你美國冇咩好處吧!咪以為隨便一句問候語冇乜相干,係嘅,出在普通人口中的而且確冇乜嘢,弊在講說話嘅人係自稱天下第一大國之總統呢!猶其初到中國貴境即刻開口夾着脷,咁多嘢好講唔講而咒人家「燶」,神兆機動影響所及、唔執勢勢係假。上海畀佢係咁一咒,睇怕將來有排衰,至低限度去親嗰戍投機嘅人炒乜燶乜係意料中事。    

    講開又講,聽阿乜誰話奥巴馬上臺之後世界肯定好似基督復臨咁會變得更好。超!講得好聽,老實說話年內有邊樣好過呀?唔知係咪烏卒卒加埋半咕嚕效應影響,當佢就職冇耐、首先出現豬流感而源頭發自墨西哥及後蔓延到全世界。隔咗半年左右,今次佢出訪亞洲期間,又傳出烏黑蘭出現更加超惡嘅雜種病毒,據聞逾過百萬人中招…..都咪話唔犀飛利!問因由?皆因「金白水黑」之故,我之前亦有文章題目「豬鼠牛、殺曜南北有排愁」寫過:豬鼠牛「亥子丑」北方水三年,將係以美國為首之西方世界「當黑」開始嘅年分,。結果「當黑」之始咪驗咗黑人入主白宮囉!跟住黑過墨斗嘅墨西哥成了病毒源頭地,依家烏黑蘭更黑、啲病毒邊度都唔去變種卻偏偏情有獨鍾烏黑蘭,可能係戀上佢又烏又黑啩! 

    我屋企樓下有位阿伯,佢老人家鄉音既未除又讀唔準「奧巴馬」三個字發音,成日怪聲怪氣「阿爸阿媽」咁叫佢,有時行街不期然諗起也不禁打從心底裡笑出來。……

 (閱讀全文)

吳鈞洋 | 6th Nov 2009, 18:08 | 術數雜論 | (780 Reads)

吳鈞洋師傅網站   www.ngkwunyeung.com.hk

        尋日又聽聞HINI新流感肆虐嘅消息,據講蔓延速度極快、受影響嘅地域更加廣泛,甚至連畜牲都被傳染波及、仲陸續有人「有福了!」而去見耶和華,而去親嘅大多數係仔女添!唔通真箇好似粵語殘片中高魯泉所唱:「年紀輕輕死咗最精,陽間米貴陰間米平……」乎?!

    打從去年年中、特別踏入今年伊始,似乎冇乜邊樣嘢令人稱心如意過(觸目驚心嘅事情反而多蘿蘿),唉!發展下去真係唔知個世界會變成點。先咪講第度喇,最切身關係嘅香港、依家係乜叉樣大家有眼睇,政府威信經已跌至谷底邊沿(還未見底)。依家冇邊個部門夠膽話自己清白,至於報紙佬則日日爆大鑊,搞到公務員人人自危,好似某個阿伯同我講;以前去公立醫院睇病,個醫生一定扮叉哂嘢、十問九唔應。依家?好似欠咗你貴利一樣、必恭必敬有問必答,差在未斟茶倒水而矣!呢啲我唔認為係好現象,反而進一步證明特區政府已經喪失管治威信而大權旁落,諗落都幾得人驚!

    有讀者「醫貓」問我:「咁多濕滯嘢發生,點解冇為此寫文章作預測?」,我不敢鬧佢發雞盲(因為讀者永遠係我尊貴朋友),唯有高呼許冠傑嗰首「半斤八両」歌仔孻尾嗰句:「吹脹!!!!!!!!!!!!!」

 

    我唯有重新整理好我過往嘅預測文章,以供尊貴朋友們過目批評。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