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1] 工作運

請老師幫我看看2016年得工作運,目前失業中,非常謝謝您~
生日:農曆1965年7月7日晚上7點半
住:台灣台北市


[引用] | 作者 | 18th Dec 2015 22:23  | [舉報垃圾留言]

[2] 恭喜發財萬事如意

祝吳師父身体健康,恭喜發財,萬事如意,要咩有咩!


[引用] | 作者 一本萬利 | 22nd Feb 2015 21:46  | [舉報垃圾留言]

[3] 風水

鈞洋大C

大C呢排生意好嘛? 話說回來吳師傅你每年都有流年風水吹旺桃花,文昌,但師傅我有一個問題.流年一白可放西南宜放24小時擺動物件、另加四枝水種植物、另加安忍水一瓶。 但係一個官位可放3物件?


[引用] | 作者 小嘿 | 31st Dec 2014 01:16  | [舉報垃圾留言]

[4] 流言止于智者

李志绥绝对是狗崽子...
毛泽东是照妖鏡,谁说他不是,谁就是狗崽子!


[引用] | 作者 | 26th Jun 2014 16:58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小嘿

历史的真实——评《李志绥回忆录》(连载)
文章提交者:幽燕客 加贴在 中国历史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73-0-1.html
前 言
今年年初,我们听说李志绥出了一本《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当时没有太
留意。我们和李志绥共事多年,对他的情况是比较熟悉的,凭他对毛泽东的极其有限的接触和了解,能写出多少东西呢?
后来,得知一些西方传媒对李志绥的这本书大事吹捧和渲染,使我们觉得李志
绥“回忆录”的出现并不简单,看来在这本书背后大有文章。
我们找来李志绥的“回忆录”仔细看了,果然如此。
这本书名为李志绥的个人“回忆录”,但我们很清楚,以李志绥个人的经历和能力,是绝对写不出来的。应该说,是一些西方人士直接插手这件事,通过李志绥的口,来说出他们想要说的那些话。他们所看中的,正是李志绥当过毛的保健医生的这个身份。
李志绥和这本书的其他参与者们以为,这本“回忆录”一出来,别人就会把书中所写的都看作真实可靠的事情,他们甚至说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都要因此而改写。这显然太荒谬可笑了。这本书造假的手段的确很不一般,经过了不少“高手”的精心策划、编排和捉刀。但在我们这些十分熟悉实际情况的人看来,全书漏洞百出。李志绥等人忘记了一个起码的原则:历史是不能编造的,谎言并不难被戳穿。何况那些参与捉刀的人,远在海外。对毛泽东周围的情况实在太隔膜,一编起故事来,总要弄得牛头不对马嘴。所以,让读者了解历史的真相,对于曾经长时间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我们来说,是义不容辞的。
正当我们着手写这两篇文章的时候,李志绥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为失去对质对象而感到遗憾。本来,我们是很想同李志绥就他的“回忆录”中涉及的重要问题逐个对证的。如今,这已经是不可能了。但我们还是应该把它写出来。只要是抱着客观和公正的态度的读者,把那本“回忆录”和我们的文章细心地对照一下,便不难辨别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我们都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就受过高等教育的。林克毕业于燕京大学,徐涛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吴旭君毕业于上海国防医学院。我们早在李志绥之前就来到毛泽东身边工作,同毛的接触和了解,远比李志绥要广泛和深入得多,单凭我们的记忆,差不多就可以判明在李志绥的“回忆录”里哪些是假的,而这本“回忆录”的假东西实在大多了。
为了对历史负责,我们没有单凭自己的回忆就来写这两篇文章,我们还花了许多时间,到中央档案馆查阅大量材料,包括摞起来足有二三米高的毛泽东病历档案,找出由李志绥亲笔签名的接任毛泽东保健医生的接班记录、毛泽东临终前的护理记录和抢救记录,还采用了毛泽东的一些手稿。这些证据的权威性,自然不是李志绥书中那些信口胡说所可比拟的。
我们还采访了汪东兴、吴阶平、黄树则、阎明复、孙勇、陶寿淇、王海容、唐闻生等几十位重要的当事人。书中的有关访问记录,都是我们记录下来后,又经他们本人作过核定。这些是当事人的证言。这些证据和证言,已经收录在我们这两篇文章里。
我们在文章中所澄清的事实,只是我们所接触和了解到的李志绥“回忆录”中涉及的一些基本的和重要的问题。可说的话,当然不只这些,但我们觉得这样就已经够了。我们注意到,李志绥的“回忆录”出版以后,海外舆论很关注我们三个人的态度,对我们一直没有公开表态有这样那样的猜测。读者们只要看一看这两篇文章,知道我们为写这两篇文章下了多少功夫,就会明白我们的态度了。
多年来我们都发表过一些回忆毛泽东的文章,现在从中选出四篇,作为本书附
录,重新发表。
第一部分 李志绥其人
作者:林克
一九九四年,美国的蓝登书屋(Random House)和台湾地区的时报文化出版企
业有限公司,先后出版了英文版和中文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英文书名The Pri 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出版者对这部书做了许多宣传,至用夸张的语调进行吹嘘,说它“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手珍贵史料”;“本书问世后,
不只毛泽东个人传记, 连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相关写作, 都将受到重大影响”;
“本书以全球第一手资料,披露毛的政治与权谋、性与死亡”。
我一见到这部厚达六百多页的“回忆录”时,就大吃一惊。我和李志绥共事近十年,可以说相当熟悉。说实在的,他同毛泽东接触的机会非常有限,单独交谈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他只是一个医生,怎么能写出这样一部涉及党内高层领导政治情况的“巨著”呢?怎么能提供得出“全球第一手资料”呢?
常常有人问我:李志绥在毛泽东身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在“回忆录”中说
的那些事究竟可靠不可靠?你对这本书有什么感想?我想,这些也许是大多数读过这本“回忆录”的读者的共同疑问。
其实,李志绥“回忆录”涉及的人和事,离现在并不太久。同李志绥共过事并
了解他底细的人并不少,有关的文献档案也都保存着,许多当事人还健在。李志绥在“回忆录”的不少地方提到我。作为一个重要的当事人,我深感有责任说出事实的真相,就一些重大的史实问题与李志绥对质。我翻阅了自己当时的日记,查阅了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有关档案,并就有关问题找当时与我一起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同志进行了核实。因我年届七旬,身体又不好,这项工作断断续续,迁延日久。
当我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李志绥死了。一九九五年五月,美国施拉姆教授来华进行学术访问,我们会面时,我向他谈了我对李志绥“回忆录”的看法,并告诉他:我正在写一篇反驳的文章,遗憾的是李志绥死了,看不到我的文章了。
的确,我真为失去了对质的对象而遗憾。但是,为了给历史留下一个真实的记
录,我还是决定把这篇文章发表出来。

第一章 李志绥其人
李志绥心里很明白:如果他不竭力抬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不把自己说成是和
毛泽东有着特殊亲密关系的人,他的话就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的“回忆录”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所以,他在这方面下了不少的力气。归结起来,
大概有三点:
第一,他是毛泽东的保健医生,“无论在北京或去外地,都跟随在他身边,为
时二十二年”。
第二,他教毛泽东读英文,见面和闲谈的机会很多。毛睡不着觉时就找他谈话,
他因此成了“毛的清客”。
第三,他深得毛的信任,毛要他读《参考资料》,做政治研究,给毛写报告,
毛甚至要他当自己的秘书。
这就是李志绥用夸张和虚构来欺骗读者的三块招牌。这三块招牌归结起来,就是他在“序幕”中带有总结性的那段话:“二十二年来我每天都随侍在毛的左右,陪他出席每个会议,出巡任何地方。在那些年里我不只是毛的医生,我还是他闲聊的对手,我几乎熟知他人生中所有细枝末节。除了汪东兴之外,我可能是随侍在他身边最久的人。”
李志绥讲这些话的时候, 难道他不心虚吗?但他一定 要装出理直气壮似地这样讲,才能使一些无法了解真实情况的读者以为这部“回忆录”里所讲的事情都是真的。事实上,在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个人能处于这种地位。即使是最受信任的秘书和警卫,都不可能在一年之内“每天都随侍在毛的左右,陪他出席每个会议,出巡任何地方”。
我同李志绥相处近十年,他的底细我是比较了解的。我将根据自己亲眼目睹和亲耳所闻的种种事实,对李志绥的真实情况和他同毛泽东的实际关系,作出负责任的说明。


[引用] | 作者 | 26th Jun 2014 16:45  | [舉報垃圾留言]

[6] 流言止于智者

历史的真实——评《李志绥回忆录》(连载)
文章提交者:幽燕客 加贴在 中国历史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bbs73-0-1.html
前 言
今年年初,我们听说李志绥出了一本《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当时没有太
留意。我们和李志绥共事多年,对他的情况是比较熟悉的,凭他对毛泽东的极其有限的接触和了解,能写出多少东西呢?
后来,得知一些西方传媒对李志绥的这本书大事吹捧和渲染,使我们觉得李志
绥“回忆录”的出现并不简单,看来在这本书背后大有文章。
我们找来李志绥的“回忆录”仔细看了,果然如此。
这本书名为李志绥的个人“回忆录”,但我们很清楚,以李志绥个人的经历和能力,是绝对写不出来的。应该说,是一些西方人士直接插手这件事,通过李志绥的口,来说出他们想要说的那些话。他们所看中的,正是李志绥当过毛的保健医生的这个身份。
李志绥和这本书的其他参与者们以为,这本“回忆录”一出来,别人就会把书中所写的都看作真实可靠的事情,他们甚至说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都要因此而改写。这显然太荒谬可笑了。这本书造假的手段的确很不一般,经过了不少“高手”的精心策划、编排和捉刀。但在我们这些十分熟悉实际情况的人看来,全书漏洞百出。李志绥等人忘记了一个起码的原则:历史是不能编造的,谎言并不难被戳穿。何况那些参与捉刀的人,远在海外。对毛泽东周围的情况实在太隔膜,一编起故事来,总要弄得牛头不对马嘴。所以,让读者了解历史的真相,对于曾经长时间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我们来说,是义不容辞的。
正当我们着手写这两篇文章的时候,李志绥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为失去对质对象而感到遗憾。本来,我们是很想同李志绥就他的“回忆录”中涉及的重要问题逐个对证的。如今,这已经是不可能了。但我们还是应该把它写出来。只要是抱着客观和公正的态度的读者,把那本“回忆录”和我们的文章细心地对照一下,便不难辨别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我们都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就受过高等教育的。林克毕业于燕京大学,徐涛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吴旭君毕业于上海国防医学院。我们早在李志绥之前就来到毛泽东身边工作,同毛的接触和了解,远比李志绥要广泛和深入得多,单凭我们的记忆,差不多就可以判明在李志绥的“回忆录”里哪些是假的,而这本“回忆录”的假东西实在大多了。
为了对历史负责,我们没有单凭自己的回忆就来写这两篇文章,我们还花了许多时间,到中央档案馆查阅大量材料,包括摞起来足有二三米高的毛泽东病历档案,找出由李志绥亲笔签名的接任毛泽东保健医生的接班记录、毛泽东临终前的护理记录和抢救记录,还采用了毛泽东的一些手稿。这些证据的权威性,自然不是李志绥书中那些信口胡说所可比拟的。
我们还采访了汪东兴、吴阶平、黄树则、阎明复、孙勇、陶寿淇、王海容、唐闻生等几十位重要的当事人。书中的有关访问记录,都是我们记录下来后,又经他们本人作过核定。这些是当事人的证言。这些证据和证言,已经收录在我们这两篇文章里。
我们在文章中所澄清的事实,只是我们所接触和了解到的李志绥“回忆录”中涉及的一些基本的和重要的问题。可说的话,当然不只这些,但我们觉得这样就已经够了。我们注意到,李志绥的“回忆录”出版以后,海外舆论很关注我们三个人的态度,对我们一直没有公开表态有这样那样的猜测。读者们只要看一看这两篇文章,知道我们为写这两篇文章下了多少功夫,就会明白我们的态度了。
多年来我们都发表过一些回忆毛泽东的文章,现在从中选出四篇,作为本书附
录,重新发表。
第一部分 李志绥其人
作者:林克
一九九四年,美国的蓝登书屋(Random House)和台湾地区的时报文化出版企
业有限公司,先后出版了英文版和中文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英文书名The Pri 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出版者对这部书做了许多宣传,至用夸张的语调进行吹嘘,说它“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手珍贵史料”;“本书问世后,
不只毛泽东个人传记, 连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相关写作, 都将受到重大影响”;
“本书以全球第一手资料,披露毛的政治与权谋、性与死亡”。
我一见到这部厚达六百多页的“回忆录”时,就大吃一惊。我和李志绥共事近十年,可以说相当熟悉。说实在的,他同毛泽东接触的机会非常有限,单独交谈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他只是一个医生,怎么能写出这样一部涉及党内高层领导政治情况的“巨著”呢?怎么能提供得出“全球第一手资料”呢?
常常有人问我:李志绥在毛泽东身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在“回忆录”中说
的那些事究竟可靠不可靠?你对这本书有什么感想?我想,这些也许是大多数读过这本“回忆录”的读者的共同疑问。
其实,李志绥“回忆录”涉及的人和事,离现在并不太久。同李志绥共过事并
了解他底细的人并不少,有关的文献档案也都保存着,许多当事人还健在。李志绥在“回忆录”的不少地方提到我。作为一个重要的当事人,我深感有责任说出事实的真相,就一些重大的史实问题与李志绥对质。我翻阅了自己当时的日记,查阅了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有关档案,并就有关问题找当时与我一起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同志进行了核实。因我年届七旬,身体又不好,这项工作断断续续,迁延日久。
当我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李志绥死了。一九九五年五月,美国施拉姆教授来华进行学术访问,我们会面时,我向他谈了我对李志绥“回忆录”的看法,并告诉他:我正在写一篇反驳的文章,遗憾的是李志绥死了,看不到我的文章了。
的确,我真为失去了对质的对象而遗憾。但是,为了给历史留下一个真实的记
录,我还是决定把这篇文章发表出来。

第一章 李志绥其人
李志绥心里很明白:如果他不竭力抬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不把自己说成是和
毛泽东有着特殊亲密关系的人,他的话就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的“回忆录”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所以,他在这方面下了不少的力气。归结起来,
大概有三点:
第一,他是毛泽东的保健医生,“无论在北京或去外地,都跟随在他身边,为
时二十二年”。
第二,他教毛泽东读英文,见面和闲谈的机会很多。毛睡不着觉时就找他谈话,
他因此成了“毛的清客”。
第三,他深得毛的信任,毛要他读《参考资料》,做政治研究,给毛写报告,
毛甚至要他当自己的秘书。
这就是李志绥用夸张和虚构来欺骗读者的三块招牌。这三块招牌归结起来,就是他在“序幕”中带有总结性的那段话:“二十二年来我每天都随侍在毛的左右,陪他出席每个会议,出巡任何地方。在那些年里我不只是毛的医生,我还是他闲聊的对手,我几乎熟知他人生中所有细枝末节。除了汪东兴之外,我可能是随侍在他身边最久的人。”
李志绥讲这些话的时候, 难道他不心虚吗?但他一定 要装出理直气壮似地这样讲,才能使一些无法了解真实情况的读者以为这部“回忆录”里所讲的事情都是真的。事实上,在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中,没有一个人能处于这种地位。即使是最受信任的秘书和警卫,都不可能在一年之内“每天都随侍在毛的左右,陪他出席每个会议,出巡任何地方”。
我同李志绥相处近十年,他的底细我是比较了解的。我将根据自己亲眼目睹和亲耳所闻的种种事实,对李志绥的真实情况和他同毛泽东的实际关系,作出负责任的说明。


[引用] | 作者 | 26th Jun 2014 15:14  | [舉報垃圾留言]

[7] 醒來

樓下小嘿, 做人總有高低, 你越諗得多, 只會越浪費時間, 越覺生命痛苦, 別執迷命理。好耐之前吳師傅夠話我2012年吾好, 但我反而覺得幾好!

事在人為, 當然有時也有天意運氣影響, 但當你越相信執迷於命理風水, 你只會變得越脆弱, 甚麼都懶命理。
踏實地做人啦!


[引用] | 作者 醒目 | 2nd Apr 2014 13:03  | [舉報垃圾留言]

[8] 天意弄人

吳師傅你好

久年沒留言如隔三世,我想講我...過得有喲苦,我略懂八字.明知有d事情係過唔到但係我..太執著堅持令好多事冇彎轉.我明白知命要認命,但有時候唔係要有一份衝心勇敢嘗試嗎?

我想(伸) 吓


[引用] | 作者 小嘿 | 2nd Mar 2014 20:31  | [舉報垃圾留言]

[9] 請占算中华人民共匪国何時亡党亡国

請占算中华人民共匪国何時亡党亡国
1949.10.1
15:00??
13億人民受苦受難,
香港共匪滅聲禍亂,
正入淪陷之秋,
求救!何時中國人得救!


[引用] | 作者 亡党国 | 1st Mar 2014 16:57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回:一本萬利

變成晶富然要換過,加鹽加水,否則會成精....哈哈!!講笑咋。


[引用] | 作者 吳鈞洋 | 25th Jan 2014 13:04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